首页 >> 道德教育 >>社会教育 >> 红卫兵亲手将母亲“残害” 多年后真相令他五雷轰顶
详细内容

红卫兵亲手将母亲“残害” 多年后真相令他五雷轰顶

微信图片_20240115220243 拷贝.jpg

反邪教进校园、进公园、进图书馆、进书店、进企业、进社区等,焚毁邪教徒淫欲世家音乐歌舞图书入侵图书馆书店等!

注意不被迷惑!一是邪教徒魔民魔女邪说邪淫唱骗教唆人们是“明白人”;二是有害四人帮也妄称是“明白人”教唆;三是附佛外道也自称邪说“是“明白人”教唆;四是更何况黄赌毒明星邪教徒歌星教唆等!千万不上当被邪骗!永记邪教徒特征是吹拉弹唱骗教唆,总之无邪教徒意识之人总被教唆!一旦有反邪教邪说邪唱意识的人自然不会被教唆!(以土石木草教唆往往 助长滋生邪教乃至有害四人帮

破魔民怨家邪教练或淫怨贼“邪车娱乐音乐”“租娱乐等”“搭客”乃至“肉类餐饮”为幌子传播邪教徒怨歌怨文字怨名称乃至魔女淫歌 !远离黄赌毒乃至黄赌毒明星音乐以及邪教徒歌舞防治偷盗骗等!

交通安全教育 遵纪守法 安全守纪 安全距离出行

严禁!淫娱世家淫贼怨贼滥用过期域名网址转向六合彩色情淫赌毒传播邪教等教唆犯,乃至歌舞浏览器等,如有人发现遇到请到违法举报网站举报!文章来源网络:如间杂有邪说邪唱歌曲名称怨文字教唆不善或不正确请自净其意!【邪教徒歌舞音乐怨文字是附佛外道先邪说其次是四人帮邪说怨文字再次是一般人被教唆说】警惕淫怨家贼乘坐交通工具乃至公园公路边传播音乐淫词歌曲舞乃至邪教徒歌防止教唆好声色等,防治性侵猥亵犯罪传播色情淫秽信息等犯罪!


1616932505334851.jpg

内容提示:1970年2月13夜晚,方忠谋明确地表示支持为刘少奇等人“翻案”,并批评毛泽东以及对其的个人崇拜。当夜,方忠谋被丈夫和儿子张红兵举报,第二天被县革委会以“攻击毛主席,为刘少奇翻案”等定罪,随后经安徽省革命委员会核心小组批准,被判处死刑,1970年4月11日被杀害。

上集节目回顾:

昔日红卫兵忏悔:16岁时揭发母亲“反动言论” 害其被枪决

凤凰卫视2016年6月7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张红兵:这条路往前去那个栅栏门,那就是现在的固镇县委县政府,公审我母亲的大会,也就是在这个操场召开的。

记者:在这个里面?

张红兵:对,它这个就是当时那个会场,当时一片广场黄泥地,这个广场里面站全部都是人,特别是那个囚车押来,刑车押来的时候,大家都想看,我应该是从人群里面挤到主席台的左前方,有个10米远左右的地方看到了母亲。

记者:母亲看到你了吗?

张红兵:她没有看到,也不会想到,我会来看她。

记者:什么心情啊,跟着这刑车一步步地走向你母亲的生命的终点?

张红兵:难以形容,不是一句话能够说完的,有恐惧,无奈,有要坚持。

记者:只知道跟着走。

张红兵:对对,走,走到刑场,但我决不去看血淋淋的那一幕,我决不看。

记者:为什么?

张红兵:本能地拒绝。

记者:是一种本能。

张红兵:是的。

陈晓楠:张红兵今年63岁,安徽蚌埠固镇县人,40多年以来,他总是会做同一件事,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回到故乡的一座大院当中,回到和这个大院相连的那条道路上,虽然如今这里已经变成热闹的街市了,可是在张红兵的眼里,这里却永远无法退去苍茫的血色,1970年4月11号的时候,这个大院里人山人海,那一天他的母亲在这里被公审,以“反革命罪”被判处死刑,而且押赴郊区的刑场立即执行,如今46年过去了,当年这起震动全县的案件,已经在历史的烟尘当中淹没了,可是张红兵的记忆却无法停止地一次又一次的回望母亲生命最后走过的这段死亡之路,这不足两公里的公审大会,到刑场之间的这个道路,张红兵走了无数次,他要找寻那个戛然消逝的谜一样的母亲。

张红兵:这座房子呢,就是我家的旧居,一共是三间房子,房子还没变,还是原来那样,不过过去那是个窗户,不是门。

解说:15岁之前,张红兵和父母一直生活在这里,他留下了张红兵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也见证了他最刻骨铭心的一夜。

文革爆发后,母亲方忠谋受土改中被当做“地主分子”和“匪特分子”镇压的父亲牵连,在县医院里限制自由,隔离审查一年多,1970年2月13日夜里,一家人在探讨文化大革命时,母亲方忠谋突然言辞激烈地抨击领袖,行为异常癫狂。

张红兵:墙上的一张毛泽东的画像,还有毛主席诗词手迹,都被母亲取出来,撕下来,点火烧掉了,这时候父亲就更气愤了,打反革命分子,他对我说,我手里拿着擀面杖,我心里面一惊,怎么能对母亲(下重手),不忍心啊,往后背上砸。

陈晓楠:可能都是你当时自己潜意识里的。

张红兵:是,其实是潜意识的,我浑身在颤抖,我的上牙和下牙咯咯咯咯的,不由自主的(打颤)。

陈晓楠:她什么表情?

张红兵:她高喊共产党万岁。

解说:方忠谋的“反动行为”让一家人惊骇不己,当时大儿子张红兵是一个狂热而忠诚的红卫兵,坚决不能容忍母亲侮辱伟大领袖,他和父亲张月升当即决定揭发方忠谋,在长长的揭发材料的结尾,张红兵和父亲都写上了“枪毙方忠谋”的字样,同日张月升写了离婚申请,和代表儿子脱离母子关系的申请,方忠谋毫不犹豫,签上了“同意”。

张红兵:变成了一个简直是青面獠牙的魔鬼,不是人了。

陈晓楠:别说是我妈妈了。

张红兵:对,更不是我妈妈了,和我的爱人了,反而有种解脱我终于甩开历史反革命地主成份这个包袱了,我还回到贫下中农这里面,这个阶级成份真是太了不得了,阶级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我只想她是阶级敌人,我应该划清界限。

陈晓楠:就是这种人之常情的,儿女情长的东西已经都。

张红兵:不存在了,都不存在了,烟消云散了。

陈晓楠:因为大义灭亲,张红兵被树立为革命典型,在母亲的批判大会上做演讲,还有人根据张红兵的“革命事迹”创作了漫画,在固镇县的革命展览馆里进行展出,张家人表现的如此的决绝,这个小县城里很多百姓,对他们出卖亲人的这种行为,其实暗地里也是指指戳戳,有人认为张月升肯定是在外面有了女人,风言风语多了,张红兵心里呢,也就有了一定的自我怀疑,“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自我怀疑之际,他又会为自己的革命意志不坚定而感到羞愧,就在这样的反复的摇摆当中,法院下达的离婚判决书和死刑判决书,同一天寄到了张家。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