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德教育 >>邪淫与安全 >> 万恶淫为首——性混乱的恶果
详细内容

万恶淫为首——性混乱的恶果

微信图片_20240115220243 拷贝.jpg

反邪教进校园、进公园、进图书馆、进书店、进企业、进社区等,焚毁邪教徒淫欲世家音乐歌舞图书入侵图书馆书店等!

注意不被迷惑!一是邪教徒魔民魔女邪说邪淫唱骗教唆人们是“明白人”;二是有害四人帮也妄称是“明白人”教唆;三是附佛外道也自称邪说“是“明白人”教唆;四是更何况黄赌毒明星邪教徒歌星教唆等!千万不上当被邪骗!永记邪教徒特征是吹拉弹唱骗教唆,总之无邪教徒意识之人总被教唆!一旦有反邪教邪说邪唱意识的人自然不会被教唆!(以土石木草教唆往往 助长滋生邪教乃至有害四人帮

破魔民怨家邪教练或淫怨贼“邪车娱乐音乐”“租娱乐等”“搭客”乃至“肉类餐饮”为幌子传播邪教徒怨歌怨文字怨名称乃至魔女淫歌 !远离黄赌毒乃至黄赌毒明星音乐以及邪教徒歌舞防治偷盗骗等!

交通安全教育 遵纪守法 安全守纪 安全距离出行

严禁!淫娱世家淫贼怨贼滥用过期域名网址转向六合彩色情淫赌毒传播邪教等教唆犯,乃至歌舞浏览器等,如有人发现遇到请到违法举报网站举报!文章来源网络:如间杂有邪说邪唱歌曲名称怨文字教唆不善或不正确请自净其意!【邪教徒歌舞音乐怨文字是附佛外道先邪说其次是四人帮邪说怨文字再次是一般人被教唆说】警惕淫怨家贼乘坐交通工具乃至公园公路边传播音乐淫词歌曲舞乃至邪教徒歌防止教唆好声色等,防治性侵猥亵犯罪传播色情淫秽信息等犯罪!


1616932505334851.jpg


由于西方性自由文化的严重侵蚀,由于传统道德的沦丧,由于社会的开放和宽容,由于人们劳动和生活的空前自由,性乱现象非常突出,日趋严重。

性乱的人数越来越多,不仅有贪官污吏,也有普通百姓,不仅有富商巨贾,也有贫民穷人,不仅有地痞流氓,也有憨男淑女……各色人等,不分老少,不分雌雄,不分职业,不分贵贱,在性自由浪潮的冲击中,随波逐流,兴风作浪,形成一股强大的淫风邪气,冲刷着社会的良知,淹没着大众的廉耻。

混迹于性乱潮流中的人不仅仅是中青年人,裹挟进来的少年儿童日渐增多,低龄化趋势明显,参与进来的老年人为数不少,有老年人增多的趋势。

一些流氓成性的所谓成功者将罪恶之手频频伸向中小学生,更有一些“寻处”的恶魔不断地残害少女、幼女,使许许多多的孩童受害。

据《华西都市报》报道,2005年“五一”前夕,仁寿县一所乡镇中学和一所乡镇小学,相继有4名花季女生被“摧花狂魔”“破处”。在这些毫无人性、变态猎奇的恶魔中,主角竟然是该县传染病医院院长杨文才,他一个人残害了3名不满14岁的女生。

据《南方都市报》2007年11月7日报道,九届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镇平县政协原副主席、镇平县贾宋食品系列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天喜长期将淫爪伸向未成年少女,专门摧残处女。2007年4月,吴天喜被南阳警方抓获,警方目前查明的受害女生达36名,受害女生的年龄在12岁到16岁之间。

据报道,2008年10月,宜宾县国税局白花分局原局长卢玉敏让个体经营者牟琼(女)帮忙找处女“破处”,牟琼让其侄女牟思亭帮忙。牟思亭通过其他未成年人找到何某(案发时不满14周岁),并于12月20日将何某带至牟琼处,卢玉敏支付6000元现金给牟琼。牟思亭等人将何某送至某旅社一房间内,并在外等候。卢玉敏进入房间,在何某不情愿的情况下将其奸淫。

……

据南方网报道,江门市新会区农民赵汝寅通过声讯台交友热线认识无知少女,并以大学生、教师等身份骗取对方信任,使用安眠药致人昏睡后实施强奸。作者微信:ljh529618)从2001年4月8日到2002年4月,他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作案9次,强奸妇女、幼女12人,其中最小的受害少女只有11岁。

与此同时,不计其数的城市老汉卷入淫乱大潮与农村进城找不到理想工作的中青年暗娼频繁交易,为数不少的农村老汉盯上了留守妇女、甚至儿童,出现了许多老不自重,老无羞耻的嘴脸。

据《西部商报》报道,庆阳市正宁县永正乡庙沟村70多岁的农民高某,从2002年至2004年12月29日,将邻居的女孩从6岁开始威胁和奸淫,时间长达3年之久。

2003年6月以来,广西陆川县平乐镇年近六旬的农民梁显林,在短短一年时间里诱奸了村里11名幼女。其中,年龄最小的仅8岁。

据《法制日报周末》报道,河南省鲁山县的一个偏远山区学校——朝阳贯小学,全部的6名女生,无一幸免于教师张祖绍的魔爪。而这几个孩子,最小的只有5岁,最大的仅8岁。这6名女生,全部是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而她们的爷爷奶奶们,只能保证她们吃饱穿暖。2008年1月2日,其中一名受害人格格(化名)因伤情严重(处女膜破裂并发炎症)到难以行走的地步,母亲问出缘由后报警,张祖绍强奸幼女案才被发现。

据《 潇湘晨报》报道,广西玉林市兴业县大平山镇南村,一个留守女童,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遭到村里多名中老年人性侵。兴业县人民法院分三批审判:2013年10月14日,判1人猥亵罪,刑期2年6个月;4天后,3人因强奸罪获刑9年、7年、7年;11月27日,另6人一同以强奸罪获刑。

       微信图片_20230715100921.png

淫乱行为对传统家庭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因性乱引起的家庭战火此起彼伏,因性乱引起的家庭冲突凶杀案件层出不穷。

性乱不良示范效应下蠢蠢欲动的人增多,自甘堕落者前呼后拥。

社会的、家庭的性混乱现象严重毒害着青少年的身心健康,许许多多的孩子被污染走入歧途。

性混乱现象的日趋严重,不仅加重了社会道德的沉沦,还加重了社会风气的颓废。

恶莫大于纵己之欲。过分地追求肉体的快感使一些人陷入不能自拔的地步。现在,有些人将追求性的满足视为人生的最高幸福,好象没有性生活或性生活不协调就活不下去似的,于是,找出种种借口淫乱。由于有的人将性当作生活中的头等大事,因之而产生了许许多多的由性混乱引起的人间悲剧。因刻意地、贪婪地追求性享受导致的家庭纷争司空见惯;进而导致的家庭破裂,分离散乱,随意重组,任意纠合,非常普遍。婚姻的严肃性和家庭的稳定性,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越来越多的人在反抗传统的恋爱婚姻习俗的同时简单片面地效仿“试婚”,盲目地崇尚性开放、性自由,未婚同居者日益增多,习以为常。事实上,未婚同居的方式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既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用情欲填满的人生,必然被情欲掏空。许许多多的人,由于轻率的性行为而导致身败名裂;由于随便的同居关系而衍生了无尽的烦恼和苦痛;由于短暂的激情蒙蔽心智,从而失控地冲破最后一道防线,以致后悔莫及辱恨终生。这既是现代社会的不幸,也是许多家庭悲剧产生的根源。

简单轻率地恋爱交往是愚蠢的开始,轻信盲目地痴情妄想是悲剧的序幕,失去理智地激情性爱是命运的坟墓,荒唐放纵地肉欲发泄是罪恶的孪兄弟。

用情不专可以获得多种多样的爱,也能产生各式各样的恨,爱与恨相伴而生,情与仇如影相随。这些年来,因恋爱中的乱爱、恋爱中的不忠、恋爱中的玩弄等等,滋生的报复杀人,硫酸毁容,打架斗殴等犯罪案件日趋增多。

     20140506095546-6648594467.jpg

欲不可纵,纵欲成灾。性混乱的恶果将吞并社会的一切良知,严重阻碍社会的健康进步。

性自由的混乱行为必然导致严重的后果,各种性病以几何式的速度增长和无节制的扩散,性病流行,泛滥成灾。

性混乱的结果必然是性病蔓延,如洪水猛兽有势不可挡之势。且看各大城市的报纸、电视广告及其他广告,以及满街粘贴和散发的广告传单,治疗性病的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据《新京报》报道,近20年来,我国性病发病数逐年上升,九成患者出于隐私只愿在小诊所求诊。全国疾控部门统计的数字显示,从1985年到2003年,性病患者增加了上百倍。全国染患性病的人数将是一个很难估计的天文数字。令人愤慨而又伤怀的是许许多多无辜的人们被莫名其妙地毫无防备地染上这种不光彩的疾病,给人们生活带来的伤害是沉痛的,给一些家庭造成的痛苦是非常沉重的,由此而付出的代价亦是巨大的。有些人被性病夺命,有些人被性病折磨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厌恶红尘,寻求短见,有些好端端的家庭因之而解体……

性病的泛滥是社会的一大公害!

就全国卫生状况良好的北京市也令人担忧。有关资料显示,北京每年登记结婚的人数约在14—16万人之间,前来接受婚前检查的人,往往是身体健康而且是在性行为上相对纯洁的年轻人,就这些人群中性病的发生率也在逐年上升。1998年为3.6‰,1999年上升到6.7‰,那么更多的未接受婚检的人呢?北京亦如此,国内其他地方还能怎样,性病泛滥的恶劣形势确实不容乐观。

据报道甘肃省性病人数,从1993年到1999年期间平均增长率为43.52%。

据报道,深圳市下沙村5万人口中,每年竟有近2万人次就诊性病。——这是一个典型的臭名昭著的“二奶村”。

据《南方日报》报道,截至2004年11月,广东省性病发病数累计达125万例,其中艾滋病感染者已逾4万人。2004年1月—11月,省内新发性病比2003年同期上升超过20%。而艾滋病经过性途径感染者数量5年间上升了10倍。

据《中国新闻网》2006年4月21日报道,近十几年来,中国性病发病率每年以20%——30%的速度增加,呈逐年上升趋势。感染性病的高危人群主要是性工作者,同性恋者,嫖娼者。

一般的性病还可以治,现在最可怕的是艾滋病!

艾滋病的可怕不仅在于它是绝症,而在于它的传播速度和传播方式。目前的现状是,许多地方、许多人对艾滋病的危害性、严重性认识不足,报着侥幸及不负责任的态度,使艾滋病病毒任意传播。

据报道感染艾滋病者大多是中青年,广东省卫生防疫站统计已确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20—29岁的青年竟占58%。更令人担忧的是有不少十几岁的少年也染上艾滋病毒。

据有关资料显示,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广州市艾滋病感染率以年平均80%以上的速度增长,2001年和2002年的增长比例超过100%。

……

据报道,2014年1——10月,北京市新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艾滋病病人2932例,较2013年同期增长21.3%。

据《北方新报》2016年9月6日报道,2011年以来的5年里,内蒙古自治区艾滋病感染基本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

事实上,由于艾滋病毒感染的潜伏期长,许多人已经被感染上了艾滋病毒却浑然不知,等到有了症状时才去医院做检查。让人非常忧患的是,这些浑然不知的被感染者又给他人传播,还由于人们普遍地性自由的思潮,性交随意化的不良倾向,后果不堪设想!

几年前有关专家认为,我国艾滋病疫情已经处于由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大面积扩散的临界点。现在是什么状态?谁能说的清楚?!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任其这样发展下去,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被艾滋病——这个无形的杀手夺命

一旦被艾滋病毒感染,就等于判了死缓,意味着走向了死亡的快车道!而这些千千万万的艾滋病患者大多是中青年人,是年轻力壮的生力军,是生产力的一部分,他们的消亡不仅是家庭的悲剧,更是社会的悲剧。

淫乱起祸,纵欲伤身。一个人纵欲过度会丧命,一个民族淫乱过度会衰亡。

艾滋病不仅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还是一个严重的经济问题,它已经使许多国家丧失了大量的劳动力,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也严重阻碍了经济的发展。

殷鉴不远,祸在眼前,亟须纠正,急需深思!

淫乱对社会造成的巨大危害还不止这些!其严重的后果应引起所有人的重视!!!

2007年3月10日第一稿

2017年4月11日第二稿


seo seo